于震:区分好“演员”和“明星” 娱乐圈就不会这么奇怪

发布日期:2019-05-21 17:46   来源:未知   阅读:

  出演过“海量”抗战剧的男星于震被网友封为“抗战剧专业户”,他主演的《人民检察官》曾在广东卫视热播,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每次登场都自带“一身

  出演过“海量”抗战剧的男星于震被网友封为“抗战剧专业户”,他主演的《人民检察官》曾在广东卫视热播,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每次登场都自带“一身正气”的光环。近年他进军幕后制作,以导演和演员的身份自导自演了多部电视作品。随着曝光率的逐渐增高,这位敢讲敢言的娱乐圈前辈在采访时留下过很多金句,开启了娱乐圈“老干部”的模式。昨日,他出席“第十三届电视剧南方盛典”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对于电视圈出现的一些现象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诫大家,演员和明星是不一样的,不能够混为一谈。他说:“明星就是消费自己,而演员消费的是角色。”

  近年来娱乐圈传出过不少怪异传闻,剧组里有的明星不会背对白,演戏时只会用念数字来代替;有的演员档期紧,拍摄时大量使用替身。吃瓜群众好奇,这种职业素养竟然也能成为职场上的抢手货?演了18年戏的于震说,有些现象并不奇怪,在他眼里,演员和明星有本质的区别。他说:“演员是会看剧本的,演员就像水一样,倒在什么容器里就是什么水,演员一生的追求应该是好演员、大演员、艺术家。而明星就是消费自己的,用个人魅力来带动大家。比如我很喜欢周杰伦,让周杰伦演戏,那么他演周杰伦自己就挺好的,你让他去塑造一个其他角色,我觉得有点强人所难。”

  在他看来,以上现象出现在明星的群体里,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他说:“前段时间大家都在说数字(小姐),演员当然是不会数数字的,演员对自己有要求,但是要让一个不是演员的人去说台词,说不了就数数,我觉得很正常,干嘛要批评人家呢?”

  当下的娱乐圈还有一个怪异现象,明星片酬偏高,有的比例甚至超过一部影视作品制作经费的50%,而作品本身的质量却不忍直视。

  在年轻人眼里,演戏似乎是一个很能轻松赚钱的职业。这时候,于震就要告诉你:“明星会赚很多钱,演员是个清贫职业。”

  出身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于震,透露了在人艺工作的“收入状况”。 他说:“我们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一场线多元,而且你不可能每天都演,一个礼拜可能只演六场,一部戏可能只演出20场,所以你赚不了太多钱,演员和报酬是不画等号的,就算是大演员,也没有明星赚得多。”

  他告诫年轻人,演员要有正确的价值观,并提倡大家向濮存昕学习。他说:“我最崇拜濮存昕老师,他前几年出了一本书,叫《我知道光在哪里》,一个人活到一定的年龄,他知道光在哪,他并没有写《我知道钱在哪里》。演员这个行业是越做越有兴趣的,你做大量的功课去饰演这个角色,这个角色也会赋予你很多。”

  出道多年,于震近年开始转战幕后,在《大地惊雷》等作品里自导自演,接下来他还将执导一部时装剧《想说原谅不容易》。于震说:“自己导演的作品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还不是完全听你的,但是作品是导演自己的事情,能掌控的事情更多。”既是演员,又当导演,于震对娱乐圈有了更深的介入,怎么以导演的身份与演员合作也成为了他的一个新课题。不过,时下的流量担当是电视剧市场的抢手货,曾有导演吐槽过小鲜肉不敬业,空气稍微差一点就要请假休息。对于导演来说,控制演员似乎也成为了一个新的难题。

  至今,于震还没有正式和流量担当合作过,他称如果有机会也希望能够“尝试”。不过,对于控制演员一说,他有自己的想法。他说:“我最喜欢不听导演的演员,如果他不听,他就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和理解,这一定是在熟读剧本之后的分析,但是现在这样的演员越来越少,现在都是听导演的,导演说什么他就做什么,这种时候是特别崩溃的。”

  于震出演的作品大多是抗战剧和家庭生活剧,并不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题材,网络小说改编的IP大剧才是大势所趋,“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故事更能获得年轻观众的喜欢。但是于震并没有打算进军这个领域,他说:“年轻人,大概16岁到20岁,他们的三观都还没有成熟,需要引导,现在很多人说跪舔90后,我特别害怕和讨厌这个词。”

  他拿自己的孩子来举例说明“跪舔90后”的危害。他称自己的孩子喜欢喝可乐和玩手机游戏,但是他作为父亲,每天规定孩子只能玩10分钟手游,想喝可乐也只能喝一小口,“没有哪一个亲生父母会说,你喜欢喝可乐,那就给整箱整箱地喝。现在网络上对年轻人就是这样,年轻人喜欢什么,就玩命地给。演员是要有社会责任感的,你要告诉大家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扒得更深,www.578811.com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11月16日,2018广州国际汽车展览会在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展馆正式开幕,www.999242.com!当天我们也见证了许多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的惊艳亮相。

  “联赛获得前四非常困难,五周前我们的情况很好。但在客场比赛中我们丢了太多球以致于丢掉积分。我们也有些不走运,但我们必须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当然在最后几周的双线作战确实让我们有些疲惫。”

  住建部住宅方针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以为,“房改”是变革开放40年来,我国最成功的变革之一。“没有变革开放,就不会有房地产今日的蓬勃发展,不会有老百姓住宅的改进,不会有对我国经济的极大拉动。”

  当日,中国人民银行赣州市中心支行货币金银科的一位工作人员对郭先生所得的这张百元新币鉴定后表示,该币为真币,但并非所谓的“错版”人民币,属人民币印刷过程中的瑕疵品,可到银行进行等额兑换。